• <noscript id="1muwi"></noscript>
    1. <meter id="1muwi"></meter>

    2. <noscript id="1muwi"></noscript>

      不經歷風雨 怎么能見彩虹——談我的成長經歷和教育觀/李小文

      小文 發表于2021-04-22 14:37:28

      前幾天與朋友一起聊起來孩子教育的問題。有朋友說知識改變命運,有的說知識如今不能改變命運,連碩士甚至博士也很難找到工作了,我說知識是基礎,加上智慧和能力定能改變命運!

      我小時候,甚至我兒子小時候與現代大多數人走的路子略有不同。小時候我很調皮,打過所有能打的架,但也看過家里所有能看的書,五年級,四大名著都讀過,《水滸傳》更是看過四五遍。當時家里訂著兩份報紙:《參考消息》和《解放軍報》,上午送來報紙,我中午放學后,總是一邊看報邊吃飯: 從小也養成了聽新聞的習慣,早晨六點半就迫不及待地打開收音機,聽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新聞與報紙摘要》節目,直到現在都要早晨和晚上各看新聞一個小時以上,否則茶飯不思。十二歲自己坐火車上西安,十三歲自己上北京,可謂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了。所以,1979年16歲半時輕松地考入昌濰師專,是當年山東省考上的1480名文科大學生之一, 是昌濰地區歷史單科狀元。但因嚴重偏科,數學和英語只考了十幾分,而至今抱感。

      我是1969年冬天上小學的,正趕上文革時期。毛主席說:“我們的教育方針是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體育幾個方面都得到發展,成為有社會主義覺悟、有文化的勞動者。”所以我一上小學就開始撿麥穗了,及至初中更是夏收秋收必到農村去——割麥子、掰棒子、打場什么艱苦農活都干過。小學二年級寫過一篇拾麥穗的記敘文,結尾是這樣寫的:“雖然我的臉曬黑了,但心卻煉紅了!”記得上初一時學校要求每名學生一星期給人民公社交一筐大糞,我這個濰坊市孩子就成了明星“馬拉多納”。大冬天,早晨五六點鐘,天黑乎乎的,就跑到國防路(現健康街)沿路拾糞。當時路上沒有汽車,拖拉機也很少,只有“馬拉多納”,也沒有拾糞的經驗,只是傻乎乎地跟著馬車跑,自從老濰坊棉紡廠一路拾到汽車站,時刻準備著,只要馬騾一翹尾巴,就馬不停蹄地用小鏟子撮起熱氣騰騰的馬糞來……就這樣,干了一個冬天。初二時學校開門辦學,我到濰柴學工一個半月,既體會到工人階級的力量,更感受實踐出真知的偉大。我們中考的數學題目是自己做一個圓柱模型,因為課堂上學過,又在工廠實踐過,自然考得優秀。當時每年都軍訓,拼刺打槍扔手榴彈,那才叫過癮!初二時我已當上濰坊二中紅衛兵委員會副主任,練就了組織能力、社交和演講能力。上高中體育也很優秀,是二中摔跤冠軍、舉重冠軍、百米冠軍,人送綽號“老黑”,曾榮獲國家級運動員稱號……濰坊二中百年名校,英雄輩出,我正是這所學校教育和培養起來的。我這一輩子當不了什么名家,但我確實是個雜家。工作之余、閑暇無事時就寫詩、畫畫、刻根雕、逛古玩市場,養花養鳥養魚養狗……現在住的新房子是我設計的裝修沒花多少錢,古色古香、鳥語花香,就像一個博物館,朋友同事看了都說好!

      我真弄不明白現在教育孩子出了什么問題,也不知道有些家長在忙乎啥,社會、學校、家庭似乎更關注孩子的分數和名次,孩子連疊被、炒雞蛋都不會,真是四體不勤、五谷不分了。我認為家長一定要讓孩子讀書見世面,還要具有一定的生存能力,然后就是子實踐鍛煉,我兒子上中學時我從來不向分數和名次。有很多人抱怨教育不公平,怎么北京上海的學生高考只需五百多分就可以上北大、清華了?但我認為要看到這些城市孩子的另一面,那就是視野開闊、見過世面,容易接受新鮮事物;現在國家正提倡創新創業,往往是這些孩子容易成功。當時,我家有很多親戚在北京,高考前我去過五次故宮,那時只要家長給買了來回的火車票,兜里再裝上十塊錢,就可以在北京逛上半月。小時候濰坊最高建筑是三層樓(市里只有最高展覽館和地委大禮堂),到北京一看,北京飯店竟有二十幾層。真是須仰視才見!當時濰坊幾乎沒有外國人,見了金發碧眼的老外,都跑過去圍觀。我親眼所見,1984年濰坊第一屆風箏會,濰坊人呼啦啦跟著老外要看老外究意長的什么樣……

      我給學生上了六、七屆就業指導,第一節課必給學生講見識、智慧和能力,山東牧院的畢業生也正是動手能力強而廣受社會的青睞。我外公是陜西的著名畫家,百度有外公蔣雄影先生事跡可追溯1928年。因為遺傳的關系,我讓兒子從小學畫畫。當時兒子已經贏在起跑線上。記得原教育部長周濟說過這樣幾句話,令人深思:“我國教育的一個致命缺點,就是學生創新精神和創造能力不足。造成這種結果的根源在哪里?是教師和家長忽視了對孩了創造思維的培養。國內外的教育專家一致指出: 美術教育對培養人的個性化、創造力和豐富的想象力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在少兒時期進行美術教育這一作用顯得尤為突出。"在我的堅持下,兒子幼兒園上濰柴幼兒園,小學上濰坊市實驗小學。牧校當時在濰坊東郊,離市里十幾里路,兒子一年級就六點半準時坐牧校大客棚(送高中大孩子上一中、二中的)。車上就他一個小孩子,一坐就是六年。初中時畫畫已很好了。曾考過中國美院附中(全國只招百人,兒子專業過了,文化課沒過)。兒子上高中逆反得要命,誰都不服氣,成天與人打架,上網吧玩游戲,我給他轉了好幾所高中也不氣餒,愈挫愈堅。有人勸我,讓孩子當兵去吧,要不找陶洪開或上保定步行學校(當時都曾因戒網癮而全國聞名),更有很多人笑話我慣壞了孩子!但我懂得一個道理,不上學沒出路,只能前功盡棄,以后也就是于簡單體力活。我那時從沒聽過兒子唱歌但他唱竟闖進青年歌手大獎賽濰坊賽區半決賽,跳舞進了濰坊街舞前三名,玩游戲(魔獸世界)玩進全國前一百名,我才知道兒子確實有點小聰明,藝術也有相通之處,我培養孩子的信念更堅定了。學藝術自然要花費很多,當時我就勒緊褲腰帶,連車都沒學過。兒子兩年高考因文化課設過而名落孫山,但我咬定青山不放松認準了“一招鮮吃遍天下”的道理,連續三年送兒子到北京學畫畫、見世面,用藝術啟迪智慧,學畫畫培養了創造力、想象力,觀察力、記憶力和耐力,兒子在此期間也懂得了很多道理,長了許多社會經驗。當時就有很多女孩追他,即使跳舞椎間盤突出在人民醫院動手術,也有女同學去看望……路遙知馬力,兒子上大學學平面設計,大一時一月就能掙兩千多,大二時獲得全國大學生平面設計大賽優秀獎,大三參與設計嘉庚美術館、海峽兩岸文化論壇,倫敦奧運會前主創的《聯想倫敦行》被中國聯通采用。畢業實習自己就能在廈門找到滿意工作,工資比我這個當了十幾年副教授的還要多。如今自己創業開廣告設計公司,挖到了第一桶金——安踏、鴻星爾克等國內著名運動品牌的海外廣告是兒子設計的,他現在也在廈門廣告設計界也算小有名氣了!

      1938年,抗日的烽火燃遍全國,我父親當時在萊蕪南學堂上中專,他毅然投筆從戎參加了八路軍,1940年從山東遠赴革命圣地延安學習,后轉戰南北:母親1948年在北京上初中把旗袍一撕就參軍南下了,家里半年后廣找到她——我從小就是聽著這些革命故事長大的。與朋友聊起來總感覺現在教育孩子有問題存偏頗。我要把我人生經歷和教育觀告訴朋友們,哪怕是茶后飯余的笑料也罷。我的體驗是:死讀書讀死書,抱缺守殘只會害掉自己和孩子。記得小時候聽過則笑話,說是家長有急事出幾天,臨行前給兒子脖子上掛上了一圈大餅,并囑咐孩子記著吃餅,結果兒子只吃了嘴巴下的餅,也不知把餅轉一下,結果餓死了……

      不經歷風面,怎能見彩虹,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瀏覽:286次

      評論回復
      最新來訪
      • 益興堂主
        益興堂主
      • 張玉香
        張玉香
      • 孟新生
        孟新生
      • Milayamila
        Milayamila
      • dongyu
        dongyu
      • 董云凌
        董云凌
      • 宋秀蘭
        宋秀蘭
      • 甘瑪
        甘瑪
      • 向明
        向明
      同鄉隨筆
      同城隨筆
      首頁
      檢索
      我的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