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1muwi"></noscript>
    1. <meter id="1muwi"></meter>

    2. <noscript id="1muwi"></noscript>

      大姐是“媽”(文/曲靖譚昆)

      松油村人 發表于2020-03-18 16:06:23

      “娃娃當家,餓死全家。”這是孩提時常聽到的童謠。其實不然,在六七十年代的機關大院里,有著很多家庭由于父母因各種緣故,常年不在家里,于是家里的大務小事都交由大一點孩子。用現在的話來講則是“留守兒童”。只不過現在的“留守兒童”是交給老人監管,而那時的“留守兒童”則是放野馬式的自管。

      自管有自管的樂趣,但有時也有著它的煩惱,我家便是這樣。

      1968年,當時由于父親屬于當權派,毫無例外地受到沖擊。父親在“五七干校”學習班交代問題。

      我家姐弟四人,即大姐,兩個哥哥和最小的我。

      其實大姐比我們兄弟幾個也大不了幾歲,我呢還好,她大我5歲,但我那兩個雙胞哥哥卻心懷不滿,因為大姐僅僅大他們一歲半,難怪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從年齡上看,大姐理所當然的替代父母承擔管護我們兄弟三人的職責。記得那時父親已經去“五七干校”半年多了,緊接著母親又要到農場,這時的母親很犯難,兩個大人都不在,這四個孩子怎么辦,只見她唉聲嘆氣,不知所措。忽然一天母親把我們姐弟四人叫到一起囑咐道:“從今天起這個家由大姐來當,你們兄弟三人要好好聽大姐的話,不要貪玩,要幫助大姐干點活”,說完便鄭重其事地把一根栓著紅絲帶的鑰匙掛在大姐的胸前。

      大姐在她十二三歲時就挑起家的擔子。

      image002.jpg

      大姐在青島海邊

       記得當時的情景很讓我著實地羨慕一番,胸前掛著一串小鑰匙 ,一晃一晃的別提有多威風了。心里老想著自己什么時候也能掛上這么一串小鑰匙那該多好 ,想吃啥,就買啥。另外,我還發現每當大姐出去買菜回來后,都要把錢數一數,然后才把錢放進抽屜里的小盒子。

      這就是小盒子的誘惑。那幾天我還琢磨著怎樣才能買到一套小航模,但那東西太貴了,我攢了好長時間的錢都攢不夠,于是間打起小盒子的主意。

      每當家里買東西時,我都自以為是最小的,總要吵吵嚷嚷要這要那。每每這時,大姐總是不吵不嚷,輕聲細語地說“就這樣”,之后便不再理會,然后默默地去做她的事。

       image004.jpg

      大姐在山東老家

      一天在大姐熟睡的時候,猛然間我看到掛在大姐脖子上的鑰匙,一時間就萌發賊心,想偷偷地把鑰匙解下來,可是鑰匙纏繞在大姐的脖子上,怎么解都解不開,于是我干脆拿了一把小刀想把系在脖子上的紅絲帶割斷,這時的大姐突然醒來,驚詫地望著我,本能的緊緊地護著胸前的小鑰匙,仿佛搶去的不是鑰匙,而是她整個的“家”。

      常言道:“娃娃當家,餓死全家”,其實不然,我們這個家在大姐精心打理下,“一家四口”的日子過得滿像那么一會事,包谷雜糧大姐把它做成七型八狀的窩窩頭,放上少許的糖精,那個味啊,現在想起還真叫人口饞。

      大姐就這樣以她的堅韌、勤奮地撐起了這樣一個特別的“家“。而此時的我再也無心惦記鑰匙,從那以后十分聽從大姐的調遣。

      每天的我,總是在睡眼朦朧中被大姐叫起,心里顯得極不耐煩。想著不就是“一個姐”嘛,何必這樣拿出一副家長的樣子,而每每這時大姐則是輕聲細語地說“該起床了”。然后用她那瘦弱纖細的手把我緊緊有力的拽起,當時的我還再想,她怎么就這么有力。事后也只好服服帖帖的聽從于她,吃著不知什么時候就弄好的早點。

       image006.jpg

      我與大姐

      有一樁事,至今都讓我難以忘懷。

      父親是山東人,特別喜愛大餅。當時的干校,按規定每個月有一次家屬可以探望的時間。

      大姐很擅長做面食,尤其是烙的膠東大餅香而酥脆, 這些都是得益于父親的真傳,因此很正宗、也很好吃。

      大姐在這一天里的前一個晚上就著手準備,第二天一大早便忙碌起來:和面、烙餅。

      記得那是一個陰雨綿綿的一天,大姐小心翼翼把烙好的大餅包裹在一個纏繞了三層的布口袋里。從家里到“五七干校”大略有三十公里的路,坐車只能坐20里路,接下來便是行走并且還是彎彎曲曲的山路。

      一大早,大姐和我,要邀幾個小伙伴,打著雨傘冒著淅淅瀝瀝的小雨,行走在去干校的路上。就在要達到的時候,突然綿綿的細雨頃刻間變成了瓢潑大雨,打傘也無濟于事,大姐急忙把外衣脫下包裹在裝有大餅的口袋上,并緊緊包在胸前。到了干校,大姐被大雨淋的全身浸透,戰戰兢兢地把大餅交到父親的手中,這時的大餅還散發著濃郁的蔥香。

      日子就這樣在循環往復中一天天度過,大姐在我們兄弟幾個心中,已不再是年齡上的姐弟關系,她如父如母,在父母遠離的歲月里,承擔起了不是這個年齡段所要擔負的責任和辛勞,默默地支撐起我們這樣的一個家,一個好大的家。

      大姐是“媽”,在后來的日子得到了進一步的詮釋。而這一次則是母親的感受,她通過后來的事情,從子女角色蛻變為“媽”的角色轉換。

      老母親很有福氣,比父親多活了25年,在她91歲高齡時才與父親在天堂相聚。在這25年的歲月里,大姐儼然以她那瘦弱的身軀支撐著母親“心中的家”。

      剛開始的時候,母親僅把她當作一個孝順的女兒,平時里買買菜、洗洗衣服,照顧老人的衣食住行,漸漸地隨著年歲的增大,對大姐的依賴也與日俱增,到后來就完全離不開了。

      在母親70多歲的時候,大姐不放心母親一人在家,就把她接到她家。母親性情倔強,凡事非得要說出個子丑寅卯,對人對事都是不依不饒。大凡每件事她都要問個究竟,母親的這些“毛病”對于我們兄弟幾個來說,早已沒有耐心,說不上幾句話就開始頂撞起來,或者就逃之夭夭,但是大姐卻不這樣,不管母親怎么說她都耐心聽著,從不頂嘴。

      母親到了90歲時感覺到她的時間不多了,執意要到她的老屋里住,大姐拗不過她,只好隨著她的性子回到了老屋。并請了保姆看護,但大姐每天早上都要把菜買好送去,晚上陪伴著母親說說話,直到她睡了,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己家里。

      image008.jpg

      母親90壽誕與老姐妹合影(中間為老母親)

      母親91歲時,精神特別恍忽,常常自言自語說道:“要去找媽”,剛開始的時候,我想,這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離世前的征兆。但她每每焦慮不安時,只要大姐一出現,母親便安靜下來,默默地望著大姐,就像久別的孩子看到了母親一樣。

      這時的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大姐就是“媽”。

      瀏覽:2185次

      評論回復
      • 徐國慶

        2020-04-04 徐國慶

        今天是2020年4月4日清明,身為譚叔叔山東南下戰友的后代,我們在這里跪拜譚叔叔了!并獻花致以崇高敬禮!愿在您的護佑下,您的家人兒女一切安康!我們南下后代和祖國平安、幸福、強盛!

      • 王新里

        2020-03-20 王新里

        那時侯父母都忙于工作,那里顧得上管我們,往往都是大的管著小的,人家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咱們是干部的孩子早當家!

      • 董云凌

        2020-03-19 董云凌

        我也有個同樣的姐姐,但不是大姐,是三姐,她大我五歲,從小帶著我,送我去幼兒園,我整天像個尾巴一樣纏著她。文革期間她帶著我給我父親送監飯,下鄉走五七道路時我跟她一起上學,勞動,跟著她就好像有了依靠,所以我家五個孩子中跟三姐的感情最深,只可惜她前些年因病去世了,留給我的是無盡的思念。

      • 來寧

        2020-03-18 來寧

        松油村人的文章就像自己家庭發生的事情,文革中的父母,蔥油餅是山東人的最愛,如果能送到牛棚,父母的淚水一定會止不住,在那個年代革命的后代也早當家。謝謝!

      • 甘瑪

        2020-03-18 甘瑪

        @松油村人?譚昆的文章鉤起我們的回憶,小時候南下的父母工作太忙,又要到黨校學文化,都把我們丟在幼兒園,文革一開始就被打倒,在后來去了五七干校,小一點的真成了無人管的野馬,感謝譚昆的好文,那時家中的姐姐們真的象母親,溫暖和養育了弟弟妹妹們!

      • 徐國慶

        2020-03-18 徐國慶

        謝謝譚昆為我們講述了一個感同身受的動人故事!(沂蒙南下后代)

      首頁
      檢索
      我的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